桃衣沾清酒

间代代:

大家好!!!!这里QQ黑杰克墙!!!!!一起扩列愉快的玩耍嘛!!!!!!!!

我家乡的夜景(?)

说是不怪我

说什么租个房子,陪读你还想怎么样
要是读书我们又爱死她了

老说这种话
到底是爱文凭还是爱我这个人,头口上说说理解是说了

还是,不想活了。

抱歉。撑不住了

我果然还是。撑不住了啊
不用极端一点的办法的话
他们是不会理解我到底有多痛苦的。

11.15

唉。暂时恐怕是没法上课了。昨天去教室浑水摸鱼了一天就急得不行,一急就很想哭
辅导员虽然跟我说同学们不会知道的,只认为你身体不好,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
但是 我实在读书读不进去
每天都很痛苦,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够缓过来
想割手臂试试,但是还得去买美工刀才行

又来抱怨了

明天要去上课,但是我根本不愿意
可怜我啊
说着违心的话,做着违心的事
怎么还活着?
反正在五楼。残就残了吧,还是跳了算了。

挺崩溃的

不想读这个大学
当时不该来考试,觉得死才是唯一出路了
我当时该反抗的。唉
新的一天,新的难过
今天不好过没关系,第二天也是一样。